快捷搜索:  美女    as  微信指数  c4rp3nt3r  www.qwer123.com  xxx  py

苹果、谷歌等巨头拒绝美国政府调用数据

美国司法部在今年夏天的一起涉毒涉枪调查中曾经获得法庭的指示,要求苹果公司实时提交使用iPhones的嫌犯们通过短信通讯的记录。

苹果的回应是:iMessage系统经过了加密处理,公司因此无法照办。

美国政府官员几个月来一直警告称,随着苹果、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采用更严格的加密技术,这种类型的对峙已经不可避免。在此之前,曾经还有几起其他案例中的类似要求也遭到了拒绝。几位在职及前任执法部门的官员称,苹果这起案例促使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一些高级官员们呼吁将苹果告上法庭。

虽然这种可能性目前已经无人过问,但司法部眼下却跟另一家科技公司微软闹上了法庭。

这起案件上周三在纽约提交到了联邦上诉法庭,行业官员及公民自由权利倡导者们都在密切关注。案件的起因是微软2013年曾经拒绝执行针对一名贩毒嫌疑人电子邮件的搜查令。微软当时说,联邦官员必须获得爱尔兰法庭的指示,因为涉及的电子邮件存储在都柏林的服务器上。

美国政府与苹果和微软的冲突表明,后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J.Snowden)时代,美国科技公司都加强了抵制,用意在于显示,他们正在努力保护客户的信息。

乔治·J.特威利格三世(George J.Terwilliger III)说:“总而言之,一切都归结到了斯诺登和隐私问题身上。”他是科技公司的代理律师,20年前还是司法部一名官员的时候还曾经面临过挑战,解决如何监听当时日益数字化的电话网络的问题。

苹果、谷歌等巨头拒绝美国政府调用数据

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指派白宫国土安全部及网络安全官员,同时还有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及情报机构官员提出建议性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调用科技公司信息的问题,其中有些是通过立法,有些则不是。据执法部门及行政部门官员称,这些人眼下还在继续讨论,弥合分歧。

因为没有获得授权讨论私下进行的谈话,这些执法官员匿名透露称,司法部及联邦调查局一些官员一直很沮丧,称白宫行动不够迅速,言辞不够直接,科技公司们在这场公关大战中似乎要赢了。

有一种观点称,如果微软胜诉,集权政府,特别是俄罗斯政府,将来就有了途径进入设置在美国国内的服务器。但白宫经过了几个月的研究之后,至今依然没有对这种观点明确发表公开的回应。

微软法律总顾问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说:“很清楚,如果美国政府胜诉,大门就打开了,其他国家的政府就会进入美国境内的数据中心。”

各家公司及公民自由权利团体也一直在递交各自的材料,主要是反对美国政府的监控权。

美国科技行业领头羊们和美国政府之间因为信息调用权问题导致的紧张关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克林顿政府就曾经要求科技制造商们在硬件系统中植入一个微型“加密芯片”(clipper chip),以便政府解锁加密通讯,但后来被迫放弃了这个计划。

尽管如此,美国的电信公司们最终还是对一项要求他们在数字网络中设立入口、以便遵守监听法条款要求的立案投了赞成票(苹果、谷歌这些科技公司不是电信公司,不适用于监听法)。

但今天的政治形势已经大不相同。斯诺登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曾经秘密侵入公司网络,而且通常在这些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之后,因为受到刺激,苹果、谷歌、微软都开始采取行动,向全球的用户保证,他们正在抵抗让美国政府有权调用通讯数据的努力。

这些公司称,他们发现,市场对内置加密的需求前所未有地强烈,其中就包括苹果去年针对iPhone推出的新的操作系统。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及其他一些政府官员曾经批评称,这个操作系统将危及遏制犯罪分子和恐怖主义分子所采取的努力。

副司法部长莎莉·Q.耶茨(Sally Q.Yates)今年夏天曾经对国会发言称:“我们不能让这些技术创新破坏我们保护社会免遭重大国家安全及公共安全挑战的能力,这一点很重要。”

问题涉及的编码有两种类型。第一种是端对端的加密,苹果的iMessage系统和它的视频对话系统FaceTime采用的就是这种。社交网络Signal的开发商加密技术公司Open Whisper Systems和私密社交Whats App则把这种加密技术用到了独立的手机应用中,格外让反恐调查人员担心。

具体到苹果,进行加密和解密的可以是电话通话中的任意一方;除非其中一位用户将信息上传到未经加密的iCloud,否则苹果就不会保留备份。(今年夏天的那起涉毒涉枪调查案中,苹果最终还是上交了一部分保存在iCloud中的信息。尽管它们并不是政府最想要的实时通话信息,但政府官员们称,他们依然把这个举动看作是合作的信号。)

第二种编码涉及苹果和安卓手机中复杂的加密软件,导致如果没有进入密码,除了手机的主人,任何人都几乎无法打开图片、联系人、保存的短信等等存在手机里的内容。

联邦调查局和地方政府机构都反对这项技术,称它可能导致他们面临对恐怖分子及涉及街头犯罪活动的通信情况完全不知情的风险。美国军方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的分歧更大,具体则取决于任务。

美国司法部希望苹果和其他使用端对端加密技术的公司像电信公司一样遵守同样的监听法。司法部及一些前执法官员辩论称,如果意味着可以侦破刑事案件,消费者们都希望调查人员获得在移动数码世界进行监听的能力。

“如果在宽泛的语境下询问监听功能,你得到的是一个回答,”特威利格说,“但如果问道的是一个掌握了核武器或者其他什么类型的设备,手又不受约束的家伙,你就会得到不一样的回答。”

尽管承认希望渺茫,但官员们称,与苹果打官司依然是一个选项。司法部门官员们称,也有一些人表示反对,称司法大战将导致相关公司更难妥协。他们还说,苹果和其他公司私下都表达过寻求共识的意愿。

苹果拒绝就本案向本文发表评论。但这家公司的高管曾经公开辩称,美国政府希望获得的调用权可能会被黑客利用,从而对隐私构成威胁。

“现在出现了另外一场针对自由权利的攻击,而且我们发现,它每天都在升温——它就是围绕加密的斗争,”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今年曾经在一场电子隐私大会上这样告诉听众,“我们认为这非常危险。”

他还赞同行业专家的观点说:“如果你把留给警察的钥匙藏在擦鞋垫下面,那小偷也会找到。”他最后总结说,如果犯罪分子或者其他国家“知道在某个地方藏着一把钥匙,他们就会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为止。”

微软案的核心则在于,如果数据存储在世界各地,美国公司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上交。美国政府之前在地方法院已经胜诉,它在提交给上诉法庭的陈词中称,数据 存储在什么地方无关紧要,因为这家公司依然掌握着电子邮件记录。白宫拒绝发表评论,因为本案还处于诉讼阶段。

“人们希望知道,到底什么法律适用于他们的数据,”微软的史密斯说,“法国人希望按照法国法律行使权利;巴西人希望按照巴西法律。如果其他国家的政府未经通知就进入美国的数据中心,美国政府打算怎么办?”

一些中国公司现在已经计划在美国的土地上兴建设施,未来用于存储电子通讯记录。因此,这个问题或许并不只是一个假设。微软在自己的陈词中称,美国国会最终还是必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它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只有国会这个机构才有能力和权威来平衡执法的需求与美国的国家主权、美国公民的隐私权以及美国科技行业竞争力之间的关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